媒体报道:成秋峻:一个城市文化传承“大河”上的“摆渡人”

2017-02-04阅读



一年以前,眼前这位穿着红色披肩,扎着干练马尾,身形娇小消瘦的成秋峻,也许不会想到她会从一个看起来与文化八竿子打不着的“煤矿工人”,一跃成为一家安徽省内老一辈艺术家齐聚的纯文化沙龙店的创始人。这种“孙少平式”的人生经历,带给她的绝不止是事业上的成功这么简单。


成秋峻曾经和《平凡的世界》主人公孙少平一样,是一名普普通通的煤矿工人,所不同的是,孙少平是在不断的下井挖煤的体力劳动中偷得闲暇来创作,而成秋峻则是一直致力于用细腻的文字来记录煤矿上的人和事。他们都属于平凡的世界中的普通人,但却都拥有着不平凡的人生故事。


“小时候就有一个梦想,想要自己构造一个天马行空的世界,在里面自由驰骋。”在谈到什么时候开始从事文学创作的时候成秋峻说,自己小时候就想象力十分丰富,有次给素未谋面的舅老爷写信完全凭想象把他的样子写了出来,舅老爷居然很喜欢。从那以后,她幼小的心里便深深埋下了文学创作的种子,蛰伏在心灵深处,随时等待着破土而出,生根发芽。


70年代末、80年代初,一大批以北岛、顾城、舒婷、江河等为代表的年轻诗作者开始无所顾忌地登上正在复苏的中国诗坛。这种被后来人称为“朦胧诗”的作品,在当时受到了年轻人的狂热追捧,成秋峻亦是其中一员。“那个时候,不写几首朦胧诗,不参加一两个诗社,就感觉自己与文艺青年不搭边了。”成秋峻笑着说,当时她发起成立了“春萌”文学社,成员有十几个,都是爱好文学,喜爱“朦胧诗”的年轻人。


开始上班后的成秋峻,即使工作繁忙也从未将写作放下过。在煤矿工作的几年间,她陆陆续续在报纸、杂志、广播站等发表了上千篇作品,既有古风古韵的诗词,也有浓墨重彩的散文以及平铺直叙的新闻稿。她告诉记者,这段经历是她文学创作路上的奠基石。


2015年10月18日,成秋峻筹备多时的时光密语文化沙龙,在国礼书画家高晓峰画展开展的时候正式开业了。成秋峻介绍说,时光密语文化沙龙是安徽首家纯文化交流的主题沙龙,在这里曾成功举办了话剧《风雨四牌楼》演员招募及演出、“最后的旧书店”患癌症老板公益募捐活动、二十国留学生“美好安徽万里行”启动仪式等;国家一级编剧侯露个人工作室、安徽省历史文化研究中心老艺术家研究会、皖江文化研究会合肥分会等文化组织纷纷在这里挂牌。


这家文化沙龙开业后,成秋峻基本上所有的时间都待在这里,一本书、一杯茶、一首老歌,一坐就是一天。每天都会有形形色色的人来到店里,他们或来喝茶聊天,或对店里环境欢喜进来观赏。成秋峻会跟每一个进来的人交流,然后用文字记录下来,发到沙龙故事会里。合肥工业大学出版社的编辑曾特意打电话过来,鼓励她坚持下去,为这个城市留下更多的记忆与故事。目前,成秋峻正在积极创作关于唐宋八大家与竹林七贤的个人散文集。


“我们栖息在这座城,或许会一直呆在这儿,直到老去。所以我们爱它。可是,我们会有所求,像一个所谓的小市民。其实,我们就是小市民。我们在这座城市不仅要寻找可以吃饱的口粮,还要有个地方安放灵魂。我们很贪婪。”就像成秋峻文字中写的那样,她很“贪婪”,“贪婪”到无论是在煤矿还是文化沙龙都不舍得丢下心中那个文学世界的梦。


文化沙龙兴起于十七世纪的巴黎,由最初的名媛贵妇的社交场所演变为戏剧家、小说家、诗人、音乐家、画家等无拘无束,抱膝长谈的聚会场所。而像成秋峻这样经营文化沙龙店的“文艺工作者”,在安徽乃至全国都大有人在。文化沙龙店就像浮在城市文化这条大河上的小船,而成秋峻他们就像这条小船上的摆渡人,既为艺术家提供思想碰撞的平台,也把更多的普通人摆渡到这场“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文化盛会的彼岸。